学术研究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书院讲坛 > 正文
纪念著名作曲家王义平教授逝世十周年
【书院讲坛】第七期:汪申申教授讲授“王义平教授的生平及其创作”
2009-06-26  来源:  点击数:

刘 夜

你知道“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貔貅舞曲》吗?你知道创作管弦乐《貔貅舞曲》、交响音诗《三峡素描》的著名作曲家王义平教授吗?我们如何在不幸之境积极应对人生、创造出壮阔而丰满的精神收获,仅凭这一点,王义平教授就是每一个武音人不能不知道的名字和又一篇“武音传奇”。

6月19日下午,为纪念我院著名作曲家、音乐教育家王义平教授逝世10周年,“书院讲坛”第七期由图书馆联袂作曲系、音乐学系共同邀请汪申申教授登坛讲授了《他永远活在他的音乐中——王义平教授的生平及其创作》。

由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主办,于1992年7月启动的“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评选,“是建国以来规模、意义最大的一次音乐作品评选”活动(卞祖善等,2001)。1993年6月5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颁奖典礼上,国务院总理特发来热情洋溢的贺电,文化部部长前来发表了讲话。在入选的“管弦乐”作品组中,我院德高望重的王义平教授创作的《貔貅舞曲》,并列江文也、马思聪、李焕之、丁善德等上世纪华人作曲界巨擘的代表性作品荣登榜单。

讲座中,汪申申教授深情地向大家介绍了王义平教授艰辛、不凡的一生。王先生1919年生于广州。早年在广州广雅中学管乐队学习、演奏单簧管,抗战初期在桂林从事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至1942年曾先后师从留法并获奖归国的郑志声先生、马思聪先生学习作曲,并向法国巴黎音乐学院A•Gallon教授(1891-1969)学习管弦乐法。40年代先后在广西艺术馆、重庆国立歌剧学校、广东省立艺术专科学校任教。建国后,历任华南人民文学艺术学院、中南音乐专科学校、湖北艺术学院、武汉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

王老师生逢民族危难、兵荒马乱之局,早年的学习生涯都磨砺在漫长的满目疮痍、颠沛流离之境;中年时代又陷入“反右”、“文革”等一轮又一轮的政治、文化浩劫之中;晚年终盼来雨过天晴之时,心脏疾患却又不依不饶地折磨着他。一路深度的困境和不幸不仅未能丧失他对生活的信念,未能泯灭他对音乐艺术的执着追求,进而更别样地洗炼出一颗向善、向美的心灵,结晶出中国音乐的几朵奇葩……

汪老师以多媒体课件为大家讲授。作品介绍中,主要边讲解边听赏了王义平先生早年创作的《貔貅舞曲》和“文革”结束后所作的《三峡素描》。

《貔貅舞曲》创作于1954年,1955年由中央歌舞团管弦乐队在波兰华沙“世界青年联欢节”中首演,1956年8月又演奏于北京第一届“全国音乐周”,当即便赢得音乐界青睐。后被费城交响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香港交响乐团、泛亚交响乐团等作为演出曲目之一。该作还先后由日本 GVMMA 乐团、中国中央乐团演奏并录制成唱片发行。指挥大师小泽征尔为指挥波士顿乐团演奏这首作品,还特意从中国带回去一个大锣,多年后提及此作,他便用手比划起大锣来连称“好作品!”(王受之,2009)

究竟好在哪呢?待汪老师道出个中奥妙,再听全曲(中央乐团演奏,胡炳旭指挥,1996年)果然精到:《貔貅舞曲》的“表层内容” 描绘的是南方民间节庆中欢舞貔貅的风俗场面;“深层内容”展现的是建国初期人民兴高采烈建设新国家的热情;其打击乐的节奏、鼓点来源于音色异常丰富、舞蹈性强的广东乡村音乐;主题音调却来源自青海民歌《菜籽花儿黄》,此“青海湖以南”虽并非王先生当初误以为的“海南”音调,却在他高超的混融后,别具浓郁的南方色彩与新奇的和谐——乃谓一“美丽的错误”;其标题性写法似有包罗丁《在中亚细亚草原上》的“影子”;结构发展手法则见有拉威尔《包莱罗舞曲》法国印象派的操手……35岁的王老师,其“笔法洗练、技巧娴熟、形象鲜明、风格突出”(蔡志妮,2009),还有一腔热血、无限憧憬……君只一打开《貔貅舞曲》,即一闻了然。

默看窗外月,搁笔渡寒波。时隔20余载,直至文革结束后,花甲之年的王老师深深籍助于人生的坎坷、艰辛、屈辱、苦难,迈入到超然、洒脱、从容、恬淡的人生新境。终于在1979年创作出交响音诗《三峡素描》。该作1981年在“全国第一届交响音乐作品比赛”中获创作奖,1991年获湖北省首届“屈原文艺创作奖”。

交响音诗《三峡素描》先后以“朝辞白帝彩云间”、“在峡中”、“身披白云轻纱的神女”、“王昭君的故乡——宁静的香溪”、“悬崖上的柑橘园”、“轻舟已过万重山”六个乐章构成。大家在汪教授的讲解中“顺江而下”一一漫聆(中央乐团演奏,胡炳旭指挥,1996年)。

汪老师还以自己曾与王先生生前的多次访谈,以及其它一些宝贵的第一手材料来介绍了先生的创作背景、创作习性、创作技法等,尤其在作品特色及风格方面,他作了客观、理性、深邃的梳理与总结。汪老师认为王义平先生音乐作品的突出特色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千回百转的旋律”;“色彩斑斓的和声与配器”;“标题性与抒情性、哲理性的结合”;“民间素材和文人趣味的结合”;“西方技法与中国神韵的结合”。正是在这些高超、绝妙的驾驭中,我们听到了既尊重大众审美心理,又为那代中国作曲家所大胆、罕有的奇异旋律;听到了既采用异调对位“并带有民族色彩的多调对位”,又将法国的精致典雅化合为他自己的特性风格;听到了既寓情于景、情景交融,又胸怀“和、静、淡、远”之“大乐与天地同和”……

百花争春时,残生润桃李。先生晚年虽因身体力不从心,仅留存管弦乐套曲《中国儿童玩具》,但作为一位在音乐教育园地辛勤耕耘半个世纪的教育家,仍以余热倾注学生,并密切关注专业动态,深得师生敬重。

汪教授最后引自己于2000年6月20日发表的《王义平教授逝世周年祭》中的一段,又一次深情地提示我们:“今天,我们音乐学院里认识王义平教授的学生恐怕不多了。我真希望他们都能多了解一些王老师的经历和他的作品:把录音带找来,静下心来仔细听听。这里面不仅有美妙的音乐,还有比这音乐更宝贵的东西。它能让你那浮躁的心得到平静,疲惫的心得到慰藉,忧伤的心得到安抚,快乐的心得到宣泄。你不必为不认识王老师而感到遗憾,他永远活在他的音乐中。”

讲座的后一部分,嘉宾匡学飞教授代表王义平教授的学生上台发表了感言。他为大家对老一辈师长的尊重和敬仰深表感动,在深切缅怀中他泪噙恩师至善至美,处处楷模。黄汛舫教授也回忆了在王义平老师身边那段愉快难忘的学习时光。

讲座临近尾声,“书院讲坛”主持人、图书馆副馆长孙晓辉博士感慨道:王义平先生也曾是图书馆的一员,曾任馆长多年,为本馆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文化、学术的传承与发扬,犹如生命代传中的“基因分裂”;武汉音乐学院正是有了一代一代不断学习老一辈学人在鲜活的音乐中、在严谨的学术中“基因分裂的精神”,我们的今天、我们的未来才会枝繁叶茂、大树参天!再次感谢汪申申教授!感谢本期嘉宾!

附录1 王义平先生年谱

1919年,2月18日生于广州(小名六艺,字和卿)。

少年时代,学习单簧管、大号等管乐。

1938年,于全国“抗日救亡”运动中心之一的桂林参加抗战音乐文化活动。

1938年11月~1942年12月,先后师从留法并获奖归国的郑志声先生(1904-1942)、马思聪先生(1912—1987)学习作曲;期间,并向法国巴黎音乐学院A•Gallon教授(1891-1969) 以函授方式学习管弦乐法。

抗战后期,在重庆从事音乐活动。

1945年~1949年,任教于广东省立艺术专科学校(光孝寺省立艺专)。

1949年~1953年,任教于华南文艺学院(其间参加“土改”两年余)。

1953年,随华南文艺学院迁至武汉,入中南音乐专科学校。

1954年,创作管弦乐《貔貅舞曲》。

1955年,由中央歌舞团管弦乐队在波兰华沙“世界青年联欢节”首演《貔貅舞曲》。

1956年8月,演奏于北京举行的第一届“全国音乐周”。

《貔貅舞曲》后被费城交响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香港交响乐团、泛亚交响乐团等作为演出曲目之一。

1957年,被划为“右派”,下放湖北潜江“劳动改造”。

1960年,“摘帽”回中南音专后,在图书馆工作。

1966年,“文革”中再次受到严重冲击而颠沛流离。“文革”后期,回湖北艺术学院图书馆工作。

1979年,“右派”获平反,创作交响音诗《三峡素描》。

1980年,创作管弦乐套曲《中国儿童玩具》。同年,任湖北艺术学院图书馆馆长。

1981年,《三峡素描》由上海交响乐团首演;同年获“全国第一届交响音乐作品比赛”创作奖。

1991年,《三峡素描》获湖北省首届“屈原文艺创作奖”。

1993年,管弦乐《貔貅舞曲》入选“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6月5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盛大的颁奖典礼。

1996年,中央乐团演奏并录制《貔貅舞曲》《三峡素描》,胡炳旭指挥。

1999年6月20日,因病逝世。

附录2 有关王义平先生的现有主要文献

1,曾理中:《评<貔貅舞曲>》,《人民音乐》,1957年第1期。

2,魏景舒:《绚丽多姿三峡美—评交响组曲<长江三峡素描>》,《人民音乐》,1981年第5期。

3,秦西炫:《评交响音诗<三峡素描>》,《人民音乐》,1984年第2期。

4,《黄钟》编辑部:《园丁谱》,武汉音乐学院学报《黄钟》,1989年第4期。

5,刘晓江:《从<貔貅舞曲>和<三峡素描>看王义平的创作风格》,武汉音乐学院学报《黄钟》,1990年第3期。

6,江江:《湖北音乐专栏撰稿人•“我的音乐是写给别人听的”——记作曲家王义平和他的创作》,《中国音乐年鉴》,1991年。

7,汪申申:《他永远活在他的音乐中——王义平教授逝世周年祭》,《武汉音乐学院院报》,2000年6月20日。

8,蔡志妮:《鼓舞欢欣•画意诗情——王义平先生<貔貅舞曲>与<三峡素描>研究》,武汉音乐学院作曲系2009届硕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匡学飞教授),2009年。

9,王受之:《父亲和音乐——纪念父亲去世十周年》,博文,2009年6月19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abb490100d61t.html.

10,“其嗅如兰”:《王义平:宁静的香溪》,博文,2008-10-29, http://jiangjiang.emus.cn

上一条:【书院讲坛】第九期:沃特勒解析“净谱是怎样炼成的”
下一条:【书院讲坛】第六期:谭军副教授“礼器·响器·乐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