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快讯 > 正文
纪念曾侯乙编钟出土三十周年之一
【书院讲坛】第五期:李幼平教授“回顾·展望·感激·珍惜”
2008-12-10  来源:武音新闻网  点击数:

刘 夜

1978年湖北随县擂鼓墩曾侯乙墓编钟及其他音乐文物;同年,音乐学家在对其进行考古发掘整理中就利用原钟演奏了《东方红》;后编钟演奏的《东方红》载入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

1984年,建国35周年,我院编钟乐团晋京入中南海演为中国和世界政要演出。

1987年,编钟乐团应胡耀邦等国家领导人指示,二次晋京入人名大会堂,实现“钟王”与“歌王”帕瓦罗蒂的“交相辉映”。

1991年,成功地仿制了“楚曾百钟”并隆重落成于武汉音乐学院编钟音乐厅。

1992年,编钟乐团东渡日本演出。

1997年7月1日,中华编钟乐团与旅美作曲家、我院客座教授谭盾、著名的华人大提琴家马友友合作,为香港主权交接仪式奏响划时代的交响乐——《交响曲1997:天、地、人》。中华编钟乐团随香港回归这一重大历史事件载入史册。

1999年9月,受国务院新闻办委托,由我院教授、副教授组成的“中国编钟乐团”参加在巴黎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总部举行的“中国文化周”,中国编钟古乐的魅力再现于欧洲。同年,我院童忠良、蒋朗蟾参加由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任组长的编钟制作工作组,仿制了一套大型编钟——“中华编钟”。

2000年,新世纪“中华和钟”落成于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太庙)。

……

—— 引自李幼平《编钟出土30周年》

开元铸鼎,盛世造钟。先秦灿烂的编钟文化彪炳了古老华夏卓越傲人的文明,今世的“钟铭寰宇”正铭刻着中华迈向伟大复兴的步履。11月18日晚,我院教务处长、中国音乐考古中心主任、美国密歇根大学博士后李幼平教授,为图书馆举办的“书院讲坛”第五期《回顾•展望•感激•珍惜——纪念曾侯乙编钟出土三十周年(1)》在图书馆4楼学术报告厅开讲。

作为我院成长出的一批代代承传,以编钟文化艺术为研究主题并步入国际视野的中年学人代表,李教授开口就直抵心扉:“是曾侯乙编钟哺育了我!”道出了他“感激”的主题。他说,曾侯乙编钟让——我们的——音乐厅成为了世界独一无二的;我们有了编钟的研究,有编钟的演奏,有编钟的课堂,有编钟的文化,这便是武汉音乐学院的特色之一。有关曾侯乙编钟的研究是我院一个稳定的和可持续发展的研究课题。曾侯乙墓古乐器出土以来,学院从实际出发,着力于“发挥学科优势”和“突出专业特色”,以编钟音乐创编、演奏实践为研究工作的起端,有针对性地开展科研,解决音乐实践中存在的问题。

李教授以“在不断深入的专题研究过程中,不断深化学术认识;在不断深化学术认识的过程中,不断拓展研究视野;在不断拓展研究视野与艺术实践领域的过程中,不断推进学科建设”为主线,以课件并配备王子初先生编著的DVD《曾侯乙编钟》等多媒体方式,对30年来围绕曾侯乙编钟的主要学术与艺术实践等多阶段多层面的工作和成就作了回顾与展望:

识器辨名,不断认识曾侯乙编钟及其他音乐文物的历史面貌与史学价值;探寻原理,充分揭示曾侯乙编钟暨先秦青铜双音钟的技术含量与科学价值;考释铭文,全面揭示曾侯乙出土钟磬乐器所保存的乐律学理论体系与学术价值;文化探源,全面认识、客观估价以曾侯乙编钟为代表的出土音乐文物所具有的文化价值和历史地位。在一钟双音的认识基础上,开展中国古代青铜编钟的综合研究;由一钟双音的确定、曾侯乙编钟的声学实验,向音乐学音响测试技术、方法与理论总结方向拓展;从音乐文物与考古研究资料的收集而言,音响上立足科学的声学测量,范围上则努力向完备、齐全方向拓展,以《中国音乐文物大系》为标志,启动了一项新的划时代的宏大工程;立足编钟的音乐功能属性,从理论研究成果及相关认识,向艺术创作、舞台表演、音乐音响实验方面予以拓展;立足编钟的音乐文化属性,通过多种途径的公益事业,展示其文化价值,拓展其社会功能。音乐基础理论的内容得到充实,从曾侯乙钟磬乐律学铭文中得到的术语、获得的知识、产生的认识,被运用到当今中国传统乐理和基本乐理教学内容之中;中国音乐史学学科建设,从内容到形式均得到更新,传统音乐史学研究与教学在一定程度上具备了改变“哑巴”音乐史的物质条件,在较大程度上,有了音、像、图、谱等体现音乐学科特性的教学基础;音乐考古学应运而生,并伴随曾侯乙编钟研究的深入,其学科建设工作不断加强并逐步完善;多学科的曾侯乙编钟研究成果,回报、渗透于各相关学科的学科建设之中。

许多“历史性篇章”依然历历在目。如,1979年,《两千四百年前的一座音乐宝库》《先秦音乐文化的光辉创造——曾侯乙墓的古乐器》等专稿在《文艺研究》《文物》等杂志刊发一系列关于曾侯乙墓发掘与研究的专稿。黄翔鹏等一批专家以向世人明确指出:这些“两千四百余年以前的实物,为我们提供了有关同种属乐器发展过程的线索和若干新的情况,有助于解决乐器史上的一些疑难问题;同时,也给音乐史研究工作提出了一些需要探讨的新课题”。1980年,《声学学报》第3期发表陈通、郑大瑞《古代编钟的声学特性》,郑荣达的《试探先秦双音编钟的设计构想》使一钟双音的历史文献研讨以及相关原理的声学物理学进一步探索与研究,成为重要的切入点与重大的突破口。1981年,《音乐研究》第1期发表了湖北省博物馆的《随县曾侯乙墓钟磬铭文释文》和裘锡圭与李家浩的《曾侯乙墓钟磬铭文释文说明》,详细公布了曾侯乙钟磬铭文资料。又如,1985年,饶宗颐、曾宪通合著的《随县曾侯乙墓钟磬铭辞研究》在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1997年,崔宪的《曾侯乙编钟钟铭校释及其律学研究》由人民音乐出版社出版——标志着音乐学界完成了曾侯乙编钟铭文研究的“三部曲”工作。再如,1985年,[美] E.G.麦克伦的《曾侯乙青铜编钟——巴比伦的生物物理学在古代中国》和随后 [美] 陈贞一的《曾侯乙编钟在声学史上的意义》《从公元前五世纪青铜编钟看中国半音阶的生成曾侯乙编钟研究》等涌现出大量海外学者研究成果,曾侯乙编钟广泛引起了世界学界的瞩目……

多年来围绕编钟主题,学院参加并完成各类课题23项。其中国家和省部级科研课题2项,已完成省教委课题11项,省科委1项,学院课题4项。在海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30余篇。先后召开了两次国际学术交流会。主持或参与复制编钟9套。在音乐创作方面,先后编创了《秦王破阵乐》、《穆商商》、《神农祭》和《第二交响曲》等大批编钟音乐的经典作品。此外,学院在全国音乐院校中率先开办了音乐考古专业。近年来,课题组在运用计算机多媒体等高科技手段建立“编钟与中国民族乐器音色库”、探索编钟演奏技法和楚音乐文化研究方面不断推出新成果。集20年理论研究之大成,以学院中青年教师为主体的中华编钟乐团,先后在北京、上海、香港、纽约、伦敦、波士顿、巴黎等地举行一系列音乐会,获得海内外广泛的赞誉。

李幼平教授还兼任中国律学学会副会长,中国音乐史学会理事,湖北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省属普通高校跨世纪学术骨干,省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势与特色领域•音乐考古与楚音乐艺术研究项目学术带头人,省教育厅优秀中青年科技创新团队项目——“湖北音乐文物研究与开发”负责人。讲座的尾声中,他深情地说:曾侯乙编钟出土与30年研究所取得的成就、产生的意义和形成的影响,不仅深化了学术认识、拓展了学术视野与艺术实践领域、推进了学科建设,已经在人类社会的历史进程中打上深深印记,而且必将在当前以及今后相当一段时期的学科发展、社会进步过程中,留下永恒的印记。面对曾侯乙编钟,我们只有“因为珍惜所以感激,因为感激所以珍!”他生动、风趣而充满学者睿智、严谨和自信的讲解,引导在场师生遨游入博大精深的“编钟王国”的同时,也沐浴到了一次可贵的心灵洗礼。(摄影/刘夜)

上一条:【书院讲坛】第六期:谭军副教授“礼器·响器·乐器”
下一条:2008新世纪音乐论坛(二):昆曲——全球化中国的古典歌剧

关闭